《国王游戏》

【国王游戏】(33)

    2019-01-14【第三十三章】我做了个梦。001banzhu

    或许是昨天晚上太过劳累,很久没有做过梦的我,又一次坠入了梦境之中。

    我牵着陆雯丽的手在大街上行走着,这位D大当之无愧的校花,我梦寐以求的女神,在我的猛烈攻势下,终于同意和我在一起,也让无数的男生为之心碎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带你去我家好不好?”陆雯丽用胸部紧贴着我的胳膊,冲我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还从来没去过丽丽的家里呢。”我享受着绝色少女的风情,享受着大街上周围人或羡慕或嫉妒或怀疑的目光,和身旁温柔的绝色校花向她家走去。

    陆雯丽的家竟然是一栋别墅,想不到这位校花家里竟然这么有钱。“老公,其实,这里也是你的家呢。”陆雯丽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我不明所以,只当是这个温柔少女在和我撒娇,笑了笑,就和陆雯丽径直走向了大门。

    陆雯丽拿出钥匙打开了门,领着我进了家门。本以为见到的会是陆雯丽的父母,或者闺蜜,却不曾想看到了一个穿着暴露女仆装的绝色少女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她暴露,是因为这个衣服上身只有个领子,连胸部都遮不住,让眼前的绝色少女的巨乳就这么显露在我的眼前。下身的超短裙更是刚刚盖住屁股,稍微一弯腰,里面的美妙风景就一览无遗。少女的长腿上裹着白色的丝袜,小巧玲珑的的玉足上穿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,让我这个腿控瞬间鸡动。

    “贱奴林梦儿欢迎主人和主母回家。001banzhu”哦,是林梦儿啊,想起来了,她好像是我的性奴。看着眼前性感的绝色美少女,我嘿嘿一笑,也不顾正牌女朋友就在身边,伸出大手就在林梦儿的巨乳上蹂躏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先不忙完贱奴的淫荡奶子,其他贱奴都准备好了,一会我们一起来服侍主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跟随林梦儿进了屋子里面,一旁恭候的任婷婷和胡倩也连忙走上前来帮我脱掉全身的衣服,不一会,我就全身赤裸了。可是我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妥,仿佛这就是我自己的家,一个可以尽情享受的家。

    “主人要不要先去洗个澡?杨莹玉贱奴都准备好了呢。让贱奴和杨莹玉贱奴一起服侍主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浴室里,杨莹玉和林梦儿在用她们的两对巨乳为我清洗身体。她们俩的奶子是我见过最大的,杨莹玉的罩杯有E,林梦儿的更夸张,竟然有F。两对淫贱的奶子涂着沐浴露,在我的浑身上下摩擦着,让我享受着足够香艳的服侍。

    林梦儿和杨莹玉的巨乳将我的肉棒夹在中间,四只肉球紧紧的包裹着肉棒,不停地碾压。两条香舌也不断地舔弄着龟头,给予我足够的刺激。不一会,两只淫贱的巨乳性奴的俏脸和奶子上就沾满了我的精液。

    我来到餐桌旁坐下,任由口技纯熟的胡倩跪在我胯下替我含吮肉棒,身旁站着李雨馨和任婷婷喂我吃饭。任婷婷先用嘴含住食物,再嘴对嘴的喂给我,让我品尝到鲜美食物的同时,也能够尝到任婷婷唇舌的美味。李雨馨则是直接坐在桌子上,用那双冰肌雪骨的玉足夹住食物喂给我,让我这个足控好好过了一把瘾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我牵着带着项圈扮作母狗的夏静到院子里遛弯,这个清纯的少女一到院子里后就羞耻的不行,下体不停地流水,惹得我就在院子里将夏静扑到,用大肉棒狠狠地教训了一番这个四处随地大小便的淫荡母狗。001banzhu

    回到房间,胡瑜缠着我,“爸爸”“爸爸”的叫着,撒娇地说要吃糖。我无奈地刮了下胡瑜的鼻子,将肉棒插入胡瑜的小嘴,任由她像舔棒棒糖那样舔吸,吮出精液来吃下。

    我又来到舞蹈室,发现罗黎早就已经等在那里,成熟美艳的长腿少女为我跳了只脱衣舞,然后这个舞蹈系出身的少女,摆出各种淫荡夸张的姿势供我淫玩,展示她惊人柔韧度的同时,也承受着我精液的洗礼。

    最后我又回到了卧室,我的正牌女友陆雯丽早就脱光了等在床上,温柔可人的绝色校花任由我将她摆成各种姿势肏弄,最后在陆雯丽绝美的叫床声中在校花的屁眼中射精。

    又忽然,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神秘的湖心别墅,展开了一场香艳的国王游戏,只是这一次,九个少女无法完成变态的游戏,逐一因为任务失败而被抹杀。直到最后一个李雨馨临死之前,拽住我的手,满眼是话,可是最后还是说不出来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又梦到了我极为普通的大学生活。陆雯丽,杨莹玉,林梦儿,罗黎,任婷婷……这些人如同走马观花一般从我的世界路过,却只给我留下了她们绝美的容颜和短暂的并不香艳的回忆。

    不同的梦境不停交织着,我一次次地醒来又睡去,不知道哪个是梦,哪个是真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略为熟悉的少女的声音,我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。我转头看了看四周,发现这里还是那个别墅,我现在在林梦儿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我的下体传来阵阵的快感,似乎被某样东西包裹住了,就好像在一个温热湿滑肉洞里,舒适而温暖。其中还一条灵巧的小舌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弄,给我带来了阵阵快感。

    我刚想起身看一看是怎么回事,突然就感觉到龟头进入了一个紧致的腔道里,周围的腔壁不停地挤压着我的龟头,肉洞周围似乎还呼出了一股热气,早上习惯晨勃的我,肉棒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同时爬上了棒身,舒爽的快感瞬间击溃了我,大股的精液顺着龟头喷射而出,就这么射进了裹住我龟头的腔道内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当我从舒爽的射精中回过神来时,下身传来了一阵咳嗽声,是林梦儿啊。看着捂住嘴不断咳嗽的林梦儿,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向她下达了早安咬的命令,浑身舒爽的我不禁为昨天晚上的这一命令而感到庆幸。

    “贱奴谢谢主人的赏赐……咳咳……”见我坐了起来,林梦儿连忙强行压下深喉吞精的不适感,按照昨天李雨馨教给她说的内容,向我谢恩献媚道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那个梦,梦里,林梦儿也是这么向我说的吧?只不过梦里的她,满脸幸福和讨好,不像现在这么做作。

    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要让那个梦变成现实。九个绝色少女围在我身边不停向我献媚邀宠,该是多么绝美的场景啊。不过,既然参加了这场游戏,那么将梦境便是事实,也是很有可能的吧?

    林梦儿见我不说话,以为我还没有爽够,俏脸一红,慢吞吞地爬起来,跪着用赤裸的娇臀背对着我:“请主人肏弄贱奴的小穴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梦儿那已经红肿的小穴和屁眼,我突然又有些心疼,眼前的少女虽然被我粗狂地肏了个遍,还习惯着去说各种淫贱的话来讨好我,但是面对这个明显已经疲惫不堪的少女,我实在不忍心在折腾她。

    “啪!”我轻轻地拍了下林梦儿的娇臀,惹得绝色少女扭头看了我一眼,又羞又怒。我亲了口林梦儿的脸颊,柔声说道:“昨晚你也累了,今天上午就好好休息吧,下午还要参加游戏呢。”

    我扶着赤裸少女躺下,又替她盖好被子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放着这一块肥肉不吃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走出这个房间,给林梦儿足够的空间去休息。只是心中有一股念想告诉我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或许,我已经真正地把林梦儿当成自己的附属性奴了吧,性奴,不只是用来凌辱的,还应该爱护珍惜。

    我走后,林梦儿看着我离去的背影,眼神很复杂,有点不解,有点痛恨,也有点感激。

    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,却发现胡倩正在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,看样子,她好像等我很久了。“胡倩?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我奇怪的问道,虽然这个少女被我破过处,但是毕竟和她没有太多的交集,这次她一个人来找我,应该是有什么事吧。

    良久,胡倩才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我,犹豫了片刻,说道:“阿力,系统好像给了我个隐藏任务,你能不能帮帮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