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国王游戏》

【国王游戏】(45)

    第四十五章就这样,在全场大部分人已经半裸甚至全裸的状态下,我们又进行了一轮游戏。001banzhu尽管罗黎等人有毛毯护体,但是游戏过程中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遮挡。因而,虽然依旧是六个女生的女同淫戏,但却比上一轮要好看香艳的多。

    不过我的心思依旧没有在这上面,我和李雨馨已经猜到,那些女生或许是通过某种秘密的方式将自己的号码牌告诉了同伴,可是那也是拿到牌之后的小动作,她们总不至于连谁拿什么牌都能控制吧?不然的话我们这边怎么会一直没有抽到国王牌?

    每次拿到牌以后,我都很仔细地把扑克牌的正面反面看了好几遍,可是依旧没能发现有什么记号,可能只有等我拿到国王牌以后,才会发现其中的问题吧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拿到国王牌,又怎么观察其中的记号呢?更何况,在今天的游戏开始之前,我眼睁睁地看着游戏用的扑克牌是从新的一副牌中抽取的,罗黎她们想要提前动手脚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郁闷地看着罗黎等人玩完了第二轮游戏,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到罗黎参与游戏的时候,她的嘴角总是上扬的,那种笑容甚至充满了淫欲。难道说罗黎真的有女同倾向么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也难怪她会设计出这一系列的手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雨馨提前探听到罗黎等人的同盟,并告诉我的话,恐怕我会被罗黎的这些布置玩弄于鼓掌之中,而且还搞不清楚状况吧?而且就算我提前知道了罗黎等人的计划,我现在也看不出她们是怎么互相通知自身号码地,也看不出为什么我们这边抽不出国王牌。

    “叮,游戏时间已过一小时,现在开始扣除生命值。”

    “叮,阿力生命值-1(97),杨莹玉生命值-1(28),陆雯丽生命值-1(32),胡倩生命值-1(28),胡瑜生命值-1(29),林梦儿生命值-1(25),李雨馨生命值-1(4),任婷婷生命值-1(21),罗黎生命值-1(36),夏静生命值-1(23)。”

    “叮,游戏进入第三轮,所有玩家需要脱掉一件衣服,鞋袜首饰除外,限时一分钟,违者抹杀。”

    在六个女生的精妙配合和安排下,她们几个的生命值得到了飞速的上涨。生命值最低的任婷婷也来到了21点,这样除了李雨馨之外,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值都来到了2以上。001banzhu

    而我苦等了那么久,终于得到了翻盘的契机,在两个小时之后,全裸状态下的陆雯丽、胡倩、李雨馨和我,也终于迎来了抉择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叮,检测到玩家阿力所有衣物已脱光,积分-3(94)。”

    “叮,触发隐藏任务,公畜的契约:当场上任意玩家衣物全部脱光后,改为每小时-3,且所减积分以此叠加(即一个小时后-4,两个小时后-5),直至积分减至分以下。若玩家签署公畜的契约,则改为每小时-1。”

    “叮,玩家阿力进行选择,是否签订公畜的契约,倒计时,1,9,8……”

    额……女生就叫母畜的契约,而我就是公畜的契约么?我苦笑着看了看屏幕上的文字,不禁吐槽道。无论如何,我也不可能签署这样的契约,鬼知道这样的契约会给我安排任务,要是变成一个男M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。别说我现在的生命值足以支撑后面的扣分,就算我的生命值快没了,只要和胡倩林梦儿她们打一炮,不就什么都有了吗?

    “否。”

    “叮,玩家阿力拒绝签署公畜的契约,下一轮生命值将-4。”

    “叮,检测到玩家陆雯丽所有衣物已脱光,积分-3(29)。”

    “叮,触发隐藏任务,母畜的契约:当场上任意玩家衣物全部脱光后,改为每小时-3,且所减积分以此叠加(即一个小时后-4,两个小时后-5),直至积分减至分以下。若玩家签署母畜的契约,则改为每小时-1。”

    “叮,玩家陆雯丽进行选择,是否签订母畜的契约,倒计时,1,9,8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。”让我失望的是,陆雯丽在犹豫了片刻之后,还是选择了拒绝。在两轮游戏过后,这位校花少女的生命值虽然没有我那么恐怖,但也足以支撑一些扣减。对于陆雯丽来说,虽然她之前已经被我破处,并且在已经和罗黎同盟的情况下,仍然原因为我们留下饭菜,可是要让她像林梦儿那样沦为我的性奴,哪怕她再温柔,再为别人着想,也不会同意吧。

    “叮,玩家陆雯丽拒绝签署母畜的契约,下一轮生命值将-4。001banzhu”

    “叮,检测到玩家胡倩所有衣物已脱光,积分-3(25)。”

    “叮,触发隐藏任务,母畜的契约:当场上任意玩家衣物全部脱光后,改为每小时-3,且所减积分以此叠加(即一个小时后-4,两个小时后-5),直至积分减至分以下。若玩家签署母畜的契约,则改为每小时-1。”

    “叮,玩家胡倩进行选择,是否签订母畜的契约,倒计时,1,9,8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出意外地,胡倩选择了是。这位全身上下几乎被我开发遍了的少女,已经逐渐沉迷于性爱,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“叮,玩家胡倩签署母畜的契约,随机抽取一位男性玩家签署契约。

    “叮,场上唯一男性玩家阿力与玩家胡倩签署契约。请两位玩家认真阅读该契约。”

    玩家胡倩与男性玩家阿力签署母畜的契约,内容如下:1。胡倩不得违抗阿力任何指令;2。阿力在任何时候可将胡倩任意积分转换为自己的积分,胡倩可通过口腔、阴道、肛门任一部位射精的方式从阿力那里得到部分积分(积分多少由阿力决定);3。胡倩所有身体部位所属权均归阿力所有,胡倩不得阻止阿力任何关于胡倩身体的决定或安排;4。若违反任意一条,玩家胡倩被抹杀,玩家阿力积分-2。

    几乎和林梦儿完全一样的条款,看来可以享受一下胡倩的处女菊蕾了。胡倩转头看到我满脸的淫笑,不满地娇哼了一声,玉手伸到我的腰旁,捏住我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拧了一下,痛得我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④f④f④f。是不是要用那个地方补偿我啊?”我伸出大手抚摸了一下少女的娇臀,指甲还在臀部中间的某处轻划了一下,惹得少女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老公你坏死了。”胡倩把俏首埋进我的胸膛,蚊子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“都听老公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看来晚上的娱乐活动有着落了,刚才陆雯丽带给我的失落也一扫而空。接下来,就该李雨馨做出选择了吧?不过以李雨馨和我的关系,肯定也会选择答应的。那么,今晚到底是先帮胡倩的小菊花破处呢,还是先帮李雨馨的小穴破处呢?还真是个性福的烦恼啊。

    “叮,检测到玩家李雨馨所有衣物已脱光,积分-3(1)。”

    “叮,触发隐藏任务,母畜的契约:当场上任意玩家衣物全部脱光后,改为每小时-3,且所减积分以此叠加(即一个小时后-4,两个小时后-5),直至积分减至分以下。若玩家签署母畜的契约,则改为每小时-1。”

    “叮,玩家李雨馨进行选择,是否签订母畜的契约,倒计时,1,9,8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。”

    嗯,果然不出我——嗯?

    我惊愕地看着李雨馨,我怎么也没想到,她竟然会拒绝签订母畜的条约,难道她也投靠罗黎了吗?一瞬间,我的脑子就发懵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早就猜到我的反应,李雨馨转头看着我,依旧是那样柔媚的微笑。看到李雨馨的表情,我的心渐渐平和下来,无论如何,李雨馨都不可能背叛我的,不然的话,她之前为什么会那样帮我?又为什么会说“只有这样才能帮到你”的话?

    等等,帮到我?如果不是脱掉胸罩的话,李雨馨做抉择的时间本应该在第三轮游戏之后,也就是今天的游戏全部结束之后才会进行。而现在李雨馨选择事先脱掉一件,提前了轮次,那就只能说明……李雨馨,你怎么那么傻啊?和李雨馨眼神交织的一刹那,我瞬间明白了她的所有计划。怪不得,怪不得要那样做……可是你究竟明不明白,如果接下来一个小时内,某个人一直没有抽到国王牌的话,以你现在只剩下1的生命值,很快就会被抹杀的啊!

    一瞬间,我回想起了那个梦,李雨馨在临死之前紧紧地抓住我的手,满眼是话语。不行,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我甚至都想好了,万一来不及的话,拼着被系统惩罚的后果,我也要拉着李雨馨到旁边疯狂地和她做爱,直到她的生命值涨回来为止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绪,李雨馨抓住了我的手,紧握在一起,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现在,只能赌一把了啊。好在罗黎等人似乎并没有想通,只是狐疑地在我们俩身上看来看去,或许她们也很纳闷,究竟是怎么回事吧。

    好极了,只有她们猜不出来,我们才有获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第二局游戏开始,请各位玩家十秒内抽取桌子上的扑克牌。倒计时,1,9,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国王选择单人模式或双人模式,倒计时,1,9,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双人模式。”竟然是……陆雯丽?我明显地感觉到李雨馨的手心出汗了,我们的运气很好,第一局就碰上陆雯丽当国王,只不过,这次的赌博是否能够成功,还得看陆雯丽接下来的选择。

    胡倩是小王,也就是说,几率是三选二。

    “请国王指定该局参加的玩家,倒计时,1,9……”

    “5号和8号。”陆雯丽快速地扫了全场一眼,犹豫了很久,在倒计时数到2时,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和李雨馨相视一笑,终于赌对了,我和李雨馨的号码牌,就是5和8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点我没有想通的是,除去已经明牌的胡倩,我、李雨馨和林梦儿有三张牌是不确定的,陆雯丽是怎么做到一次就猜中了的?难不成……“现在随机生成指定动作,倒计时,3,2,1,指定动作已生成,请国王于一分钟内选出指定动作。”

    一、男性玩家插入女性玩家的小穴,射精三次;二、男性玩家插入女性玩家的肛门,射精三次;三、两名指定玩家做爱,男性玩家在女性玩家的嘴巴、小穴、肛门中累计射精不少于三次。

    在李雨馨的筹划下,我们终于迎来了翻盘的契机,因为接下来的游戏中,无论陆雯丽选择哪一项,我都会射精,也就是说,下一局游戏我们就能够触发那个隐藏任务了。

    或许罗黎也疏忽了隐藏任务这一点,并没有对陆雯丽等人提醒这一条,这也导致陆雯丽在看到李雨馨濒临被抹杀的危险,圣母心发作之下,不得不选择李雨馨参加游戏,在不确定未知的三张(或是两张)牌中哪一个是李雨馨,哪一个是我,不敢冒险的陆雯丽只能选择同时让这几张未知的牌一起上场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赌赢了,而我们的赌注,就是李雨馨的生命,以及,陆雯丽的那颗圣母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