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国王游戏》

【国王游戏】(春节番外)中

    【国王游戏】(春节番外篇)(中)作者:燃烧中的冰2019/2/12字数:11624春节番外篇(中)我舒舒服服地躺在浴缸里,热水漫过胸膛,整个身子完全被浸泡,纾解一下刚刚经历了多番大战后略显疲劳的身躯。001banzhu一旁的陆雯丽不断地抬起我的胳膊和双腿,用湿漉漉的毛巾在为我擦拭着身上的泡沫。

    之前伺候我洗浴的女生一直是拥有夸张巨乳的杨莹玉或者林梦儿,我最喜欢做的,就是把她们的奶子上涂满沐浴露,用巨乳代替泡泡球替我摩擦全身。而陆雯丽胸部的尺寸虽然赶不上这二人,但在我的不断开发下,已经比大部分的同龄女生要大很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当陆雯丽提出,要像杨莹玉她们那样用奶子服侍我的时候,就被我果断拒绝了。并不是我嫌弃陆雯丽的尺寸太小,也不是我不想亵渎陆雯丽在我心目中的女神形象,而是刚刚这位校花女神和我经历了多次盘肠大战之后,身子已经有些瘫软了。心疼绝色美少女的我,自然舍不得她再去用奶子努力侍奉我。

    不过在陆雯丽的极力要求下,我还是同意了她帮我简单擦拭身子的提议。我享受着温柔的玉手不断划过肌肤的美妙触感,突然有了一种就这么一直待下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阿力……那个,你能不能抬下屁股啊,我给你洗下后面……”陆雯丽羞涩地出声道。尽管已经和我做过无数次,各种体位各种玩法也都开发了个遍,可是她每次碰到这种事的时候,总是会十分的害羞,就好像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,这种温柔与羞涩交织出来的情网,也让我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依言抬起屁股,校花少女的玉指来到了我的臀部之间,轻轻地帮我抠弄着,清理着肛门周围的污秽,时不时地用手指微微深入肛门,给予我别样的快感。

    因为屁股抬起的缘故,我的肉棒也被迫抬出水面。在陆雯丽的温柔服侍下,下身早已被刺激的坚硬如铁,离陆雯丽的俏脸也才仅仅十公分。我看着少女绝美的侧颜,心中一动,悄悄地拿出作怪的色手,伸进陆雯丽女仆装的上衣中,使坏般地掐了一下少女嫣红的乳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胸部突然遭袭的美少女,下意识地惊呼出来,扭过头嗔怪地看着我。本来姿色就已经是绝色,此刻恬静优雅的面容上又增添了几番小女人嗔怒时的风采,看得我一呆,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还有个地方没有清洗到。”我指了指肉棒,找了个蹩脚的理由,嘿嘿地笑了一声。陆雯丽瞪了我一眼,没少和我一起洗澡的她当然明白这个清洗是什么意思。拗不过我哀求的眼神,校花少女无奈地将秀发撩到耳朵后面,低下头去,将还沾着水珠的肉棒含入樱唇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舒服地叹了一口气。如果要问众女之中谁的口交技术最好,恐怕我自己也拿不定个主意,李雨馨和胡瑜的技术可以说是不相上下。可是要问我最喜欢谁帮我口交,那一定是陆雯丽。

    且不说以陆雯丽绝色俏丽的容貌,跪在我胯下为我含棒吮鸟带来的征服欲,在我的细心调教之下,陆雯丽的口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。再加上陆雯丽凡事都要考虑他人感受的性子,也在床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每次含肉棒的时候,都要时时刻刻看着我,从我的表情中得到反馈,调整口交的力度和姿势,选择我最喜欢的方式来进行口交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由于从那个湖心别墅回来之后,我的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,很多时候都要女生们服侍很久才会射。所以就算是口技熟练的李雨馨、胡瑜,在为我舔了几十分钟,唇舌已经有些麻木的时候,就会转而哀求着我用大肉棒肏她们的小穴或者屁眼。

    而陆雯丽则不同,如果我没有让她停止口交的意思,她就会一直帮我舔弄下去,哪怕双腿跪的有些麻木了,腮帮子也因为含弄太久而有些发酸了,她也会依旧温柔地用小嘴服侍着我,直到我在她的口中射精,替我清理完肉棒之后,才会爬起来,想办法舒缓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因此,相比于其他人,我最喜欢陆雯丽的口舌侍奉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和特点,李雨馨、林梦儿这些早就跟随我,替我攻略了很多妹子的少女们,也才会心甘情愿地承认陆雯丽九女之首的地位。

    就如同现在,陆雯丽一边用小嘴套弄着肉棒,一边温柔地含情脉脉地看着我,根据我的反应来做更为舒适的口交,一只玉手依旧放在我的两臀之间,轻轻抠弄着菊花,给我带来快感的同时,也托着我的屁股,让我能够毫不费力地将肉棒送入她的口中。

    陆雯丽的口交并没有像李雨馨那样如同火山一般地激情,也没有像胡瑜那样每次都奔着榨精去的激烈侍奉,而是如同海水的浪潮一般连绵不绝,唇嘬舌舔,时时刻刻给我的肉棒带来快感,直到快感累积的越来越高,最后能够在少女的口腔深处喷发。

    肉棒和菊花同时受刺激的我,深知这样下去迟早要射,连忙制止了陆雯丽的“清洗”。校花少女奇怪地看了我一眼,可能在她看来,在出去参加今天晚上的晚会之前,我肯定是要先在她的小嘴里喷射一发的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解释,在陆雯丽的搀扶下,我离开了浴缸,正当陆雯丽背对着我,准备拿架子上的浴巾帮我擦拭身上的水珠时,我突然从后面抱住了陆雯丽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我就撩开美少女短的可怜的超短裙,由于没有内裤的阻碍,我很轻易地又一次插入了陆雯丽的肉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阿力……你好坏啊,要干我也不打个招呼…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丽丽姐,你的肉穴还是那么舒服啊……咦,里面怎么还湿湿的啊,难道刚才帮我口交的时候,你就发情了?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嗯嗯……什么发情啊……我的下面全是你刚才射过的精液……啊啊啊……用力……用力肏我……阿力你好坏啊……我才反应过来,你是故意骗我这么说的对不对?啊——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将肉棒插入陆雯丽蜜穴的深处,子宫颈咬住我的龟头狠狠地吮吸,让我爽得快要发狂:“谁叫……谁叫丽丽姐你那么诱人啊……哪个男人看到你这样,会忍得住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说了啊……人家……人家的下面好酸啊……你不要肏得那么狠……恩恩……轻点……”我将陆雯丽胸前的衣服向下拉,露出白润滑嫩的玉乳,双手捉住校花少女的奶子,作为施力点,一下又一下地肏弄着陆雯丽的肉穴。

    “丽丽姐……你真的好美啊,我好想就这么干你干一辈子啊……嘶……丽丽姐你的花心嘬得我好爽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并不是我为了讨好陆雯丽而说的违心话,尽管这位校花女神的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我看遍了,甚至有的部位还“深入”了解过,不过每当我用粗肿的肉棒肏弄少女肉穴的时候,陆雯丽那股温柔与娇媚混合以后的气质,总是让我如痴如狂。001banzhu

    就像现在,陆雯丽趴在浴缸上,双手支撑着墙壁,裹着白色丝袜的两条大长腿无力地叉开,娇臀高高翘起,腰肢微微塌陷,迎合着肉棒的挞伐。校花少女不住地高声娇啼,一声又一声的淫词浪语从樱唇中吐出,很难让人想象这个人就是D大最漂亮最温柔最平易近人的那个绝色校花。

    “阿……阿力……你轻点……啊……今天晚上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你干呢,别累坏了你的腰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丽丽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强……再说了,你刚才用嘴巴帮我服侍了那么久……也该让我服侍下你了吧……我记得……我记得丽丽姐你最喜欢这个姿势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讨厌,谁喜欢这个姿势啊……轻点……这种姿势这么淫荡……嗯嗯……就像……就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像一条小母狗一样对不对?”我俯下身去,伸出舌头在绝色少女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下,“那丽丽姐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小母狗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舔我的耳朵啊……你……你好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答我,愿不愿意当我的小母狗,不然我就一直舔你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我在美少女的耳朵上轻轻吹了口气,耳垂可以说是陆雯丽最为敏感的地方,只要在做爱的时候吻上她的耳朵,校花少女就会浑身颤抖,然后向我求饶。果不其然,随着我的玩弄,陆雯丽的娇躯开始不自然地发抖起来,连带着包裹着肉棒的蜜穴,给我带来了别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阿力……啊啊……别舔了……我快要疯了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,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好讨厌啊啊……我……我是你的小母狗……阿……阿力……我的好主人……快别舔了啊啊……快来肏你的小母狗陆雯丽吧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刚刚校花的口交侍奉本来就快要将精液吮吸出来,也许是这样的姿势太过诱人,也许是看着这样淫贱的话从如此温柔的陆雯丽口中说出,在美少女紧致肉穴的夹弄下,我腰眼一麻,痛痛快快地在少女的阴道深处又一次地发泄出了欲望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好烫啊……射的我好舒服……陆雯丽小母狗……小母狗也要去了啊啊啊……”少女娇嫩的阴道被滚烫的精液一烫,不住地收缩着,在肉棒和我的色手等多处刺激之下,陆雯丽也尖叫着来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吸溜……”我拍了一下校花少女的娇臀,惹得陆雯丽幽怨地看了我一眼,双腿一曲,跪在地上,用性感的红唇含住肉棒替我清理着上面的污秽。

    ……我牵着陆雯丽的小手来到了楼下的客厅,其他几女看着姗姗来迟的我和陆雯丽,眼神和反应各不相同,有的埋怨,有的鄙夷,有的羡慕,有的嫉妒。

    也难怪她们会这么看我,陆雯丽身上的女仆装早已被我蹂躏得不像样,皱巴巴的,上身还沾着水。而少女的两条玉腿之间,虽然明显有了清洗过的痕迹,但是上面那淡淡的水痕以及略微有些张开的双腿,讽刺地意味着什么。再加上校花少女绝色的玉容之下,满是刚刚激战过后留下的潮红和情欲,甚是娇媚,傻子都看得出来我俩刚才在浴室里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主人,贱奴和姐妹们都等你好久了……”林梦儿见我终于下来了,噘着嘴走到我身前,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尴尬地揉了揉鼻子,刚才在校花少女的阴道深处喷发过一次之后,本来陆雯丽就想要拉着我下楼来的,可是考虑到只有我洗过澡了,她还没有洗,就“主动”地帮陆雯丽脱下了身上的衣服,帮着擦洗着身子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我也没少揩少女身上的油。在我的撩拨之下,陆雯丽渐渐地又被挑起了情欲,在少女含情脉脉地挑逗回应之下,我又忍不住将陆雯丽扑倒在浴缸里,再次在她的蜜穴深处射了一发。直到我们俩的皮肤都要快被水给泡皱了,再加上李雨馨不停地敲门催促,我和陆雯丽才从浴缸里爬起来,替对方擦拭好身子之后,这才穿衣服下楼。

    当然,我是没有再穿衣服的。尽管是寒冷的冬天,但是别墅内部开足了暖气,光着身子也感觉不到冷。我牵着陆雯丽的玉手,赤裸裸地走到客厅时,其他人已经将场地布置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大不了……大不了今天『玩』得晚一会嘛。”我嘿嘿一笑,林梦儿自然听得懂我话中的意思,白了我一眼,也不敢继续埋怨下去,柔声说道:“主人,你要不先去沙发上坐着,我们的晚会马上开始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陆雯丽坐到沙发上,本来按照林梦儿的安排,除了我,其他几女都是在客厅的两旁等候,以便一会上场。可是我执意要让陆雯丽陪在我身边,不然我立刻就走。看着孩子气的我,陆雯丽哭笑不得,也就任由我牵着她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美少女的脑袋慵懒地枕在我的肩膀上,俏脸上满是红晕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大鸡巴主人,淫荡的贱奴、母狗姐妹们,大家晚上好!”充当今晚主持人的是任婷婷,这个学校话剧社的台柱子,同时也是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,主持这么一个小型的家庭晚会自然不在话下。只是从她嘴里说出的话,却不像是一个正常主持人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而且任婷婷的服装也十分的大胆和暴露。她身上穿着平常主持晚会时常见的晚礼服,上身倒也正常,仅仅是露出香肩和半个肉球,只是下身服装的改造,却说不出的淫荡。

    有的晚礼服会在侧边开个叉,露出女人修长的大腿,以展示其主人的身材。

    可是任婷婷身上这一件,却是在两腿之间开了个叉,不仅两条玉腿都隐隐若现,中间的少女蜜穴也大咧咧地暴露在空气之中。最关键的是,蜜穴之中好像还插着一根巨大的按摩棒,从任婷婷略有些颤抖的双腿和喉咙中不时发出地呻吟声,可见按摩棒给她带来的刺激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那个按摩棒是贱奴给婷奴妹妹塞进去的,如果婷奴掉下来的话,可是会受到很可怕的惩罚哟,主人喜欢吗?”就好像是听到了我心中的疑惑一样,旁边的林梦儿对我说道。001banzhu我下意识地转过头,却让我看到了足以让我血脉喷张的一幕。

    林梦儿倒没什么,只是我的脚边突然多了一只人——没错,就是只。夏静浑身赤裸地在地上爬行着,努力地不让膝盖着地,不停晃动的白花花的屁股甚是诱人。

    清纯少女的脖子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项圈,上面连着的锁链的另一头正被夏静叼在嘴里,羞涩讨好地看着我。少女的臀部还长着一直狗尾巴,随着屁股的晃动而摇来摇去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尾巴的根部塞进了夏静粉嫩的菊蕾里,或许是因为根部比较大,所以才能固定在少女的屁眼里。而尾巴的不停晃动,恐怕也是夏静蠕动肛门的结果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色心大起,抓住夏静的尾巴把玩了起来,时不时地往外拽一把,引得清纯少女一阵痛呼。

    “主人,静奴妹妹今天晚上可不只是充当您的母狗哦,她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呢。”林梦儿一巴掌拍在了静奴的屁股上,清脆的响声十分好听,“贱奴怕主人您自己拍巴掌会累,就特地安排静奴妹妹在这里撅着屁股,您要是觉得贱奴们准备的节目好看,就拍静奴妹妹的屁股吧,效果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如此淫荡的玩法,我再也忍不住,拉起跪伏在我脚下的夏静的脑袋,想要将肉棒塞入清纯少女的小嘴中,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欲火,却被林梦儿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您别急嘛~我们今天准备的节目可是十分精彩呢,有您发泄的时候。

    再说了,静奴妹妹是因为今天迟到了,所以才罚她当您的『鼓掌肉便器』的,您要是在她的嘴里射了,那不是变成奖励了嘛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也有几分道理,也就不再勉强,把狗链交给了身旁的陆雯丽后,将清纯少女的脑袋向脚下按。夏静会意,伸出香舌开始舔弄起我的脚来,任由我的手继续把玩她的娇臀和尾巴,以讨我的欢心。

    “下面请大鸡巴主人欣赏第一个节目,激情热舞,表演者:淫荡的长腿母狗——罗黎!”

    在“感谢主人半年来的精液恩赏”“感谢主人的大鸡巴的肏弄”等一堆超没营养的废话结束之后,终于开始了今天的第一个节目。我看到性感的长腿少女向舞台中央缓缓走来,兴奋地拍打着夏静的屁股,营造出鼓掌的声音,只是这种另类的鼓掌中间,还夹杂着少女压抑不住的娇呼。

    ↓记住发布页↓https://4w4w4w.com罗黎今天穿的十分诱人,一身跳舞专用的紧身衣将完美的身材凸显无疑,跳舞时穿得裙子也被改短了不少,相信只要这个长腿少女动作大一点,两腿之间的风景就会被正对面的我看个精光。冰肌玉骨的粉足上也裹着白色的丝袜,并没有穿着任何舞蹈鞋。赤裸地踩在毛毯上。

    本来以罗黎巨大的胸部,跳舞的时候肯定是要束胸的,可是今天,她特意没有裹胸,甚至连胸罩也没有带,巨大的肉球随着长腿少女的几个热身动作一晃一晃的,看得甚是眼馋。

    随着音乐的响起,我才意识到罗黎这次跳的舞蹈与往常上台演出的有什么不同。舞台中央特意摆了一把椅子,长腿少女就围着这张椅子摆出各种淫荡的动作,一会撅着雪白的屁股在椅子上扭来扭去,一会又抬起一条玉腿做一字马,将粉嫩的蜜穴显露出来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性暗示。

    正当我看得欲火焚身,正想着不顾林梦儿的劝告,捉过旁边的夏静狠狠肏弄的时候,罗黎突然丢下了椅子,跟随者音乐的撸动,一步一步地走到我面前,玉手捉住我的肉棒,笑盈盈地拉我起身。

    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只是不懂舞蹈的我,丝毫不清楚该如何配合她,笨拙的身躯扭来扭去,十分滑稽。罗黎轻笑了一声,优雅地牵着肉棒将我带到了椅子旁边,将我按坐在椅子上。正当我不明所以的时候,长腿少女跪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樱唇一张,就将我的肉棒含入嘴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硬的快要爆炸的肉棒,被美少女温热的小嘴含在嘴里,有节奏地吮吸着,我舒爽地发出一声长吟。就在这时,罗黎突然捉住了我的双手,塞进她的紧身衣里。面对美少女的如此馈赠,我当然笑纳,大手用力地揉搓着肉球。

    正当我期待罗黎还有什么新花样的时候,长腿少女毫无预兆地将肉棒深深入喉,两片薄薄的樱唇已经顶在了我的肉棒根部。还没等我享受深喉的快感时,少女的双手撑在地上,原本跪着的双腿向后展开,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罗黎双手一用劲,两条大长腿就随着惯性来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正当我惊叹美少女惊人的舞蹈底子的时候,一双白丝玉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原来,罗黎的整个身子不可思议地反方向的折叠在一起,双脚架在我的脖子上,嘴唇却依然裹吸着我的肉棒,整个身子全靠她的两双手支撑着,只不过看起来毫不费力,足可见长腿少女的实力。

    我很快地就想通了罗黎的用意,在场的所有女生都知道,我是一个极端的足控,恨不得每次做爱的时候都要舔弄着女生们的脚,无论是裹着丝袜也好,裸足也罢,甚至是还穿着高跟鞋,我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因此,和我做过很多次以后,女生们也会特意在和我做爱的时候用脚勾引我,刺激我性欲的同时,也能够更加用力地肏她们的小穴,给她们带来极致的快感。

    不过每次都是肏小穴或者屁眼的时候舔,像今天这样边给我口交,便伸出脚来递到我嘴边的情况,还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罗黎身体的柔韧度,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了吧?我捉住罗黎的两只白丝美脚,细细地舔弄起来。少女的玉足并没有舞蹈生常有的汗臭味,淡淡的皮革味混合着少女的体香,十分好闻。再加上这样淫荡的姿势,让我这个身经百战的人,也开始感叹竟然还能这样玩。

    在我捉住少女的脚踝之后,多了一个着力点的罗黎,仿佛减轻了身上的负担,小脑袋竟然开始尝试着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。也许是这样的姿势太耗体力,小嘴吮吸的力度也大不如前,但是这样的姿势还是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刺激,再加上罗黎的小嘴明显开始跟随着音乐的节拍一下下地套弄之后,异样的韵律感给我带来了特别的刺激,再加上早就被罗黎勾起了浑身的欲火,意乱情迷之下,含着玉足的嘴低吼了一声,大股浓浊的精液喷射在了罗黎的喉咙深处。

    “咕嘟……咕嘟……”我敢打包票,在排练这个节目的时候,罗黎一定练习过如何用这样的姿势吞下液体。不然的话,她怎么可能如此熟练地将所有精液咽下,连一滴都没有流出来呢?

    看着罗黎得意的眼神,我才明白过来这次这位一直很敌视我的长腿少女为什么会这么拼。从别墅出来以后,有着国王游戏系统的帮助,以及林梦儿手中大量的艳照、视频的威胁,才让罗黎、胡瑜等人不得不继续臣服于我的胯下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当陆雯丽、胡瑜等人像胡倩一样,逐渐地沉迷于肉欲之后,到了周末,不需要我发消息通知,她们几个也会很自觉地跑到林梦儿家的别墅里来和我交欢做爱。只有罗黎和任婷婷,这两个内心十分坚定的美少女,一直没有彻底地沉沦,虽然也很配合我的玩弄,在被我肏弄到极爽时也会主动说一下淫荡的话,但是指望她们主动来花心思服侍我,那是基本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上次圣诞节的时候,同样在林梦儿的家里办了一次晚会,而那一次罗黎带上了两个同样学舞蹈的室友,三人一起围着我奋战了半个小时,也才让我射了一次精,还比不上一个人的林梦儿。这件事让罗黎被林梦儿嘲笑了很久,再加上那次晚会,罗黎因为节目排倒数而被狠狠地惩罚过一次,让这位好强的少女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次,精心准备了半个多月的节目,完美的结合了罗黎自身的优点和我的性癖好,成功地在短时间内就榨出了我的精液,比上次的成绩不知道好了多少,也难怪罗黎会如此得意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由得暗笑,罗黎在我和林梦儿的精心设计之下,还是逐渐走向了堕落的深渊。尽管这次节目可能会让她大获全胜,可是已经逐渐体验到花心思取悦我的乐趣的罗黎,迟早会像林梦儿等人一样,彻底沦为我的性奴。

    罗黎用眼神示意我将她放下来,我也乐得听她安排,松开了手中的玉足,让她重新从地上爬起来。虽然因为是舞蹈生,罗黎身子的柔韧度远比其他人要好,可是长时间保持这样高难度的姿势,还是让她的身子有些酸痛。

    罗黎揉了揉腰,瞪了我一眼,继续踩着音乐的节奏围着我跳起艳舞来。刚刚发射过一次的肉棒,随着美少女娇躯的挑逗又一次坚挺了。这些变化并没有逃过罗黎的眼睛,她将裙摆撩到腰间,露出粉嫩的肉穴,扶住我的肉棒,缓缓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我俩同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低吟,不愧是练舞蹈的身子,肉穴之中的肌肉牢牢地夹住我的肉棒蠕动着。哪怕我肏了再多次,每当我插入罗黎肉穴的时候,总会被这销魂的触感所折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许动!我就不信了,这次光凭我自己,还让你射不了精了……啊——”正当我下意识地抬起腰部准备配合罗黎的骑乘时,罗黎恶狠狠地制止了我,双手按住我的肩膀,让我丝毫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你看什么!没看过美女吗……啊啊……”见我一脸色相地盯着自己的娇躯,罗黎不满地冷哼了一声。在那场无奈地破处之后,第一次尝试着主动服侍我的少女,总是有些无所适从,学着别的女生那样淫荡也不好意思,只能假装生气的指责我,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戳破她的小心思,舒爽地斜靠在椅子上,享受着罗黎的肉穴侍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罗黎认真起来是非常可怕的。以前我干她小穴的时候,小穴里的肌肉总是不自主地夹弄裹吸着肉棒;而这一次,当罗黎主动的时候,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当初给她开苞的时候,被她强奸时候的快感。

    小穴中的肌肉随着主人的控制开始有意识地挤压起我的肉棒,伴随着罗黎娇躯的起伏,一下又一下地从四面八方刺激着我的下体。我将罗黎身上的紧身衣脱下,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,只留下腰间的裙子。我双手大力揉拧着长腿少女的肉球,乳肉不停地从指间流出,十分淫秽。

    胸部遭到蹂躏的罗黎,将怨气发泄在了我的肉棒上,肉穴肌肉紧致的挤压让我爽得快要发疯。再加上好强的少女强忍着不发出声音的表情十分可爱,在罗黎套弄了数百下,快要筋疲力尽之后,精关一松,精液又一次从马眼中喷射而出,浇灌在少女的子宫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下我终于不是倒数了,哼。”按照惯例,在小穴之中射精之后,回过神来的罗黎习惯性的跪了下来,用唇舌清理着我的肉棒。看着一脸嘴硬的少女做着如此淫秽的事情,我也不计较她的态度,哈哈一笑,起身就准备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您别动,这次的节目需要您从头到尾的配合哟。”任婷婷连忙上前,让我重新坐回到椅子上,红着俏脸说道。我也不以为意,按照以往的惯例,晚会的每个节目都是女生们花各种心思来取悦我,让我射精的一种手段,而射精次数最多的节目,就是最后的赢家,会得到丰厚的奖励;而让我射精次数最少甚至没有射精的节目,将会受到可怕的惩罚——就像上次圣诞节晚会的罗黎那样。

    “下面请大鸡巴主人欣赏第二个节目,足间奇遇,表演者:最最下贱的母狗——李雨馨,以及她的搭档,最最风骚的性奴——胡倩!”

    足间奇遇?听这名字,想必又是脚上的功夫了。因为大家都很清楚我的癖好,有意无意的,准备节目的时候也总是会往这方面靠,这也导致开头的两个节目都和脚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李雨馨和胡倩的玉足,可以说是众女里面最完美最漂亮的了。这次她们两人联手——不对,是联脚,恐怕不榨干我不算完吧?

    正当我瞎想的时候,二女携手走了出来。两人的上身完全赤裸,下身也只穿着丝袜——而且只有一条腿上裹着丝袜。香艳的场景让我看的一呆,也有些疑惑,这唱的是哪一出?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正当我纳闷的时候,两位美少女搬了两把椅子过来,坐到了椅子上,各抬起了一只玉足,放在我的肉棒上,夹住棒身就开始上下撸动。别出心裁的是,李雨馨用的是裸足,而胡倩则是用穿着丝袜的脚放在我的肉棒旁边。而两人的另一只脚,则是伸到了我的胸前,挑逗着我的乳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招犯规了啊啊啊啊啊啊!”受到两个美少女激情足交的款待,再加上光滑美腿、粉足的视觉冲击,若不是今天已经喷射了好几发,我险些又被榨出精来。并不想这么快就射精的我,为了转移注意力,捉住两女的另外两只脚,放在嘴边挨个吮吸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啊啊……快舔……快舔倩倩的脚……啊啊……”胡倩忍不住高声呻吟起来,这位脚部十分敏感的美少女,在我的嘴触碰到玉足的同时,就陷入了发情的兴奋状态。

    我加大了舔吸胡倩脚趾的力度,脚趾缝也不放过,脚趾舔完了又舔粉嫩的脚掌,脚踝,脚背,每一处我都不放过。一边是我的肉棒,一边是我口舌,胡倩的两只脚同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浪叫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。少女的手也忍不住,开始揉搓起了自己的玉乳,我忍不住这香艳的场景,偷偷地抬起了一只脚,伸到了胡倩赤裸的阴部,开始摩擦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你不能碰哪里,啊——”没想到只是一下轻轻的触碰,胡倩就高潮了,我明显地感觉到脚部变得有些湿润,再加上少女脸颊染上了两朵异样的潮红,我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想到胡倩被舔脚就能被舔到高潮,我的肉棒变得又大了一分,李雨馨察觉到了我肉棒的变化,调皮地用脚趾放在我的马眼处撩拨,本来就快忍不住地我,又一次开始了喷射,大量白浊的精液沾到了李雨馨和胡倩的玉足、玉腿上,我嘴里也没有放松,将两女的玉足一起放到嘴里舔弄,追求更高的快感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,我被二女的双脚硬生生榨出了三次精,大量的精液已经覆盖了李雨馨和胡倩的下身。当这个香艳的节目结束,两人牵着手走到浴室去清洗之后,我才瘫软在椅子上,喘着粗气回味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林梦儿拉过任婷婷,低声地在和她说着话。任婷婷的俏脸微红,还是不住地点点头。过了一会,当我的肉棒彻底恢复过来之后,任婷婷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“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们临时调整了一下节目的顺序,由婷奴主演的小品将在下下个节目播出,请大鸡巴主人和各位淫荡的母狗姐妹们稍候片刻。”

    正当我奇怪时间上有什么问题的时候,杨莹玉和林梦儿抬着胡瑜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抬,是因为胡瑜的双手被手铐铐在了身后,而双腿则是被两人强行分开成一字马状,小巧的玉足紧绷着,再加上略微有些扭曲的脸也说明这个姿势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胡瑜的身上穿着洛丽塔的服装,再配上娇小的身材和可爱的双马尾,足以让任何一个萝莉控鸡动。我虽然不是萝莉控,但也被胡瑜的扮相给惊艳到了,肉棒又一次直挺起来,渴望玩弄着这个正被人狠狠折磨的萝莉少女。

    “现在距离新年钟声的敲响只剩下一分多钟了,婷奴等人为大鸡巴主人准备的特殊时钟也准备就绪了。下面请大家欣赏第三个节目,新年的钟声。”

    当杨莹玉和林梦儿将胡瑜的身子抬到我的上方时,我才意识到这个“新年的钟声”到底是什么。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任婷婷走到胡瑜的身后,抓住胡瑜的腰肢,而杨莹玉和林梦儿则是一人抓住一只脚,继续保持着一字马的造型,同时将我的肉棒放在了胡瑜小穴的洞口,龟头微微撑开了萝莉少女的阴唇,等着任婷婷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距离2019年只剩下一分钟了,现在开始倒计时,60!”

    随着任婷婷的一声令下,三人同时松开了双手,由于重力的缘故,失去了支撑的胡瑜,重重地摔落在我的身上。因为角度的缘故,我的肉棒刚好深深地插进了萝莉少女的肉穴深处,顶开了花心,肏进了胡瑜的子宫深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就好像被一条斧子劈开下体一样,剧烈的疼痛让胡瑜扭动起来,本来就被紧嫩的小穴和子宫颈夹弄得快要爽得发疯的我,被萝莉少女这么一扭动,险些把持不住。我连忙定了定心神,就算事先不知道这个节目究竟是怎么玩的,我也很清楚绝不能现在就射。

    “50!”随着又一声令下,将胡瑜又一次抬起的三人再次松手,龟头又一次顶开了子宫颈,这一次,似乎比刚才更深入了,而我的快感,也在成倍的增加。

    “40!”又一次地重重坐下,我的肉棒胀痛的快要把我折磨死,极致的快感让我欲仙欲死,又舍不得就这么射了,我咬紧牙关,眼前胡瑜的痛呼被我华丽地屏蔽了。

    “30!”时间越来越近了,我的肉棒也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,这TM是谁想出来的主意?这谁顶得住啊!

    “20!”再忍忍,再忍忍就好了,眼前的胡瑜好像快要昏过去了,我连忙扶住胡瑜,双手不自觉的抓住萝莉少女胸前的鸽乳,找到发泄点的我疯狂地蹂躏着胡瑜的胸部,希望能够转移下体致命的快感,却不想给胡瑜带来了更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10!9!8……”到了最后十秒,三女已经不再是每十秒一下了,疯狂地抬起,放下,重复着这样的动作,保持着一秒一次的频率,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快感,和胡瑜一样大声地淫叫出来。

    渐渐地,我的视野越来越模糊,下身传来的快感却越来越清晰。从未享受过如此顶级肏弄的我,咬着牙坚持到了2018年的最后一秒。

    “3!2!1!发射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搞怪地在倒计时的最后加了一句发射,已经快要被顶级快感折磨疯了的我,随着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,窗外恰好传来了一声烟花绽放的声音,我的龟头又一次地顶进胡瑜的子宫深处——我相信如果再来一次的话,绝对能把胡瑜的子宫给顶穿了——精神一放松,巨量的精液从龟头中射了出来,瞬间灌满了萝莉少女的子宫。

    也许是被我肏得浑身痉挛了,胡瑜的肉穴像是发了疯一般的裹吸着棒身,似乎是要榨干我睾丸中的每一滴精液,直到射无可射,少女的子宫深处依旧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,险些将我体内的其他液体也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到新年了啊。